那一夜我们生死相依

本文发表于2022-09-12 21:23:59 最后修改于2022-09-12 21:23:590人浏览

我问褚晨:“你的心就像一块切好的蛋糕,一块给学校,一块给足球,一块给社会工作,还有一块给随时准备请你为他们做任何事的朋友。我还剩多少?”

褚晨简洁地回答我:“我的心不是蛋糕。”

与褚晨的恋情始于我大二的秋天,在电影院看《女人的味道》。他们是一大群人,我却是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他转过身叫我坐下,我只是笑笑。中场休息后,我突然感觉有人碰我。我侧身看去,是褚晨。他递过一罐饮料,怀里抱着几罐。我下意识的接过来,他冲我笑了笑,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和我擦肩而过后,他停下来说:“我们一起走吧。”我不为所动:“我还有事。”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人群势不可挡,他站不起来,快步走了过去。直到大家都走了,我才起床。从灯光昏暗的小路拐向黑暗的小路,我犹豫了一会儿,刚要进去,就听到旁边一个声音:“别怕,是我。”是褚晨。他淡淡地说:“我刚走过,发现这里的路灯坏了。想让你一个人走,挺危险的。”

夜里,看着他高高的肩膀,我愣住了。我不是美女,和他不熟,我骄傲的拒绝了他的好意,但他还是关心我的安危。我不禁感到我的心怦怦直跳。

我们一边走,一边随便聊着电影里的人物,突然发现我们的观点出奇的一致。我脱口而出“我真的看不见,我一直以为……”突然,我顿了一顿。

他漫不经心地说:“你还以为我是个哗众取宠,头脑简单,只会踢球的傻子。”我马上说,“你也一样。你一直以为我是个故作清高,自命不凡,只知道学习的家伙。”

我们互相嘲笑。到了晚上,他漆黑的眼睛深深地看着我,我的脸慢慢地烧了起来。

之后,他会在大班里给我一个好座位;胃口不好的时候,我会很快的骑车去买我喜欢的牛肉面。他记得我对他说的每一个小小的请求。那年的平安夜,同学问我们是不是在说朋友。我面红耳赤,他却淡定地搂着我的肩膀喊:“好。”

几乎所有人都说我有福气,后来才知道我有福气也有气。

寒假结束,回到学校,又是情人节。北方城市正在下大雪。每天走在雪地里,我都想给陈挑一件心爱的礼物,却吞吞吐吐地告诉我,他的几个朋友想和我们一起过情人节。

“什么?”我怀疑我听错了,“情人节,他们和我们一起过吗?”

褚晨尴尬地笑了笑:“他们中的一些人刚刚和女朋友分手,而另一些人从未有过朋友。这几天特别孤独。我想和他们分享我们的快乐。你怎么想呢?而且,我已经答应了。”

结果那天来了七个男生八个女生,有两个喝醉了。酒没了,就问谁愿意送一个住的最远的姑娘,没人回答。最后,褚晨叹了口气,“我还是送了吧。朱莉娅,你能一个人去吗?”

那天晚上,我一个人走在白雪覆盖的操场上,从心底感到寒冷。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情人节,是和一大群人一起度过的,最终,我的爱人送女孩回家。陈的热心和好脾气,曾经是最吸引我的东西,但此时此刻,我突然找到了同样让我深深难过的理由。

我与褚晨的疏远始于那天。日复一日,当我和他约会的内容变成了给失恋的小女孩提建议;当他因为要复习功课而没有时间陪我逛街的时候;当他把所有生活费都花在给同学捐钱上,却不能给我买一朵玫瑰花的时候...我的问题像青藤一样偷偷生长:我在他的生命中占据什么位置?

褚晨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很快,就是我的二十岁生日了。我们约个时间再去看《女人香》,好好聊聊。还没走出大门,我就听到了说话声。

是一个感情受挫的男生在敲女朋友的门,求她出来。那段时间保定周边发生了几次地震。虽然量级很小,但却让人恐慌。男孩一直喊着:“地震来了,大家一起死,你却让我也死!”

褚晨低声问我:“我去看看好吗?”他和其他几个人抓住男孩,在劝说下把他拖到了楼梯口。在楼梯上,他歉意地看了我一眼。

而我,其实真的没有生气。我了解褚晨就好像我了解我自己一样。像他这样的男人,可能天生就是做大哥的料,是保护和帮助人的料,是在保护和帮助中得到快乐的料,但我希望我爱的人只爱我。

过了很久,褚晨回来了,笑着说:“嘿,我们走吧。”我听到我哑着嗓子:“我不想去。”我低下头。“我知道你不在乎我。我相信你真的喜欢我。然而,你的生命中总有更重要的事和最亲爱的人,容不下我。”我轻声说:“我们分手吧。”

所有的表情从褚晨的脸上滑落,他的脸苍白如纸,但他什么也没说。当我离开时,他没有阻止我。

然而,在漫长的道路上,我感觉他的目光一直追在我身后,像火一样热,像伤口一样痛。我没有回头。

午夜时分,我刚睡着,突然一声大叫惊醒了寂静的夜:“地震了——”

起初,这是一个奇怪的安静的时刻。突然,一阵杂沓的脚步声、哭喊声、疯狂的哭喊声混杂在一起,像潮水一样汹涌澎湃。我坐在床上,想了很久发生了什么事,突然我光着脚冲了出去。每个人都冲出了门。黑暗的走廊里,每个人都在推搡、挣扎、尖叫。旧地板在我们脚下晃动,仿佛整栋楼都在摇摇欲坠。

不知道楼门口挤了多少人。所有人都拼命往外推,但是铁门是关着的!前面的人用力摇着铁门:“开门!开门!”没人应门,人群不断上来。这个小地方在一瞬间是一个悲惨的场景。

这时候门口全是人在喊:“窗户!”我起身冲进一个宿舍,但是窗户上有栏杆!我听到褚晨喊道,“朱丽亚!朱莉娅”我喊道,“我在这里!”他跑过去,双手抓住铁棒,用尽力气向两边拉,但铁棒只是微微弯曲。他捡起另一块砖,但只砸了一下,就碎了。突然有人惊呼:“楼要塌了!”“喊!”窗外的人群退到了后面。我拍着窗户的铁栅栏喊道,“褚晨,快走!走——”褚晨盯着窗户,眼睛红红的,眼里有我从未见过的痛苦和绝望。突然,他扑向我,手臂从栅栏的缝隙中伸出,用力将我围住。我惊呆了。穿过栅栏,穿过生死,我们紧紧相拥。那一夜我明白了,爱不仅是愿意和我深爱的人一起生活,也愿意和他一起死去。

大楼没有倒塌。

那天晚上没有地震。

那天晚上,在偌大的操场上,褚晨不停地用力拥抱我,他的手指弄疼了我的背,我紧紧地伏在他的怀里,听到他的心跳在我的胸膛里。我温柔地问他:“你的心是什么?”

过了很久,他才慢慢地回答我,“我觉得是树。春天有花,夏天有荫,秋天有果。四季有不同的美,每一刻都可以奉献给别人一些东西。而你,你是长头发的树,我是短头发的树。每个分支都有自己的方向。但是,在地下,根是紧紧交织在一起的,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