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鬼也想离婚

本文发表于2022-08-16 20:14:49 最后修改于2022-08-16 20:14:490人浏览

陈是个混混,一贫如洗。这一天,他偶然在后山发现一座清代古墓,于是打电话给朋友头,想试试盗墓的运气。

一个月的黑夜,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荒凉的后山上。虽然他们是新手,但他们并不缺乏力量。他们很快穿过了坟墓左侧的一个盗洞。他们找了很长时间,但什么也没找到。

两个人都忍不住泄气。忽然,指着半山腰,战战兢兢地问窦:“你看,那是什么?”抬头一看,四周漆黑一片,只有半山的几盏灯,摇摇欲坠地向墓地走来。

吓得魂不附体的大头突然钻进了盗洞,哆嗦着说:“坏了。一定是墓主人召来的鬼!”陈思强依然镇定,弯下腰躲在墓后面,双腿颤抖,看着火光。

大火很快就烧到了墓地,陈思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确定那是一群人,他们不仅能看到火下的人影,还能听到微弱的说话声。只有一个沙哑的声音说:“就呆在这里。”剩下的人马上拿起工具继续挖。

这时,头头也缓过神来,从盗洞里爬了出来,小声对陈思说:“原来是一群同行。”

陈摇摇头说:“你听,好像有人在哭。”

果然,人群中传来压抑的叫声。仔细听着。原来是一个老婆婆在哭,“我家慧英死得很惨。她今年才23岁,还没结婚就出车祸走了。要不是大家帮忙,整个人早就被点着了……”

听到这里,陈思和和大头明白了,他们遇到的不是鬼,也不是盗墓贼,而是一群为了逃避火葬,偷偷埋葬了一个叫慧英的女孩的人。

果然,这群人忙完就走了,只留下一座新坟。

陈思和虚惊一场,逃下山去,但一无所获。看来这顿饭也不好吃。

第二天,陈思一个人在家生闷气,这时大头伟哥突然闯进来说:“陈思,你发财了,我们今晚要去那个墓地。”

陈思白看了一眼大头:“你有病吗?那墓地里没有像样的坟,就去偷尸体?”

竖起大拇指:“你这么聪明,竟然要去偷尸体!”

不知从哪里得知,在数百里外的藤县,有一个名叫罗浩的未婚青年。他死后,他的家人不仅偷偷埋葬了他,还为他秘密结婚。然而,这桩“婚事”拖了两年,至今没有着落。罗家挺有钱的。为了完成这个心愿,价格涨到了10万元。也就是说,如果把一个幼女的尸体送到珞珈,可以获得10万元的奖励。大头笑了,“我和罗佳联系上了。如果我们把那个慧英姑娘的尸体偷出来,会比盗墓划算得多。”

陈迟疑道:“新坟不像旧坟那样无人看守。前七天,坟主的家属肯定要开追悼会。如果发现尸体被盗,报案,也许事情就大了。”

大头笑了:“这个我已经想过了。盗尸后我们会还原坟墓,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况且墓主人是偷偷埋的,就算找到了也不敢报。”

听陈思怡说,是这么个道理。谁让自己缺钱呢?操!

鬼故事《鬼要离婚》

夜里,这两个人来到了墓地。松动新坟比偷旧坟容易多了。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打开棺材,慧英小姐的尸体静静地躺在里面。把大头拿到尸袋里,铺在一边,招呼陈思抬着尸体,但两人尽了最大努力护理,但尸体还是一动不动地躺在棺材底部。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试了几次,还是一样。

大头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是慧英小姐不想结婚吗?”说完,大头打了个寒噤,这不是吓唬自己吗?

不过,陈觉得,头头说得有些道理。他皱着眉头说:“这里的姑娘出嫁,有个习俗叫‘赖嫁’,就是假装不愿意去娘家,要有人帮她脱鞋背出去。”

头头一听,立马又绕了一个大圈:“这野地方没那么吓人!”

陈思无奈地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尝试。”说完,他摸摸慧英的脚,脱下慧英的鞋,喃喃道:“慧英小姐,我们送你去结婚是件好事。我们上路吧,不要错过吉日。”然后对大头说:“大头,背对慧英小姐。我帮她背到你背上。”

大头龇牙咧嘴,陈思狠狠地踢了他一脚,大头只好背过身去。

这时,一阵阴风吹来,陈思硬着头皮去扶慧英的尸体。别告诉我这次慧英的尸体真的被抬了起来。他们两个吓坏了,但为了十万块钱,还是小心翼翼地把尸体装进裹尸袋,说:“慧英小姐,等我们把你的坟复原了,就送你去结婚。”

做完一切,得到消息的罗佳已经准备好了,按照秘密结婚的习俗,准备了一个隆重的仪式。陈和大头耐着性子看完了。看到慧英小姐被送进了罗浩的坟墓,和一根骨头睡在一起,她如愿以偿地得到了报酬,过了马路。

事情转眼半年过去了,正如大头所猜测的,一切都很平静。陈思和大头早已经在爪哇忘记了这件事。

这一天,陈思正在家里睡觉,几名警察走进来扑向他。陈思达叫错了,一个警察哼了一声,说:“大头都招供了,你不能抵赖。”

陈思像个傻瓜。盗尸案就犯了!这个案子很快就解决了。开庭的时候,陈思一见大头就骂他不是个东西,还平白无故地坦白了自己。

大头生气地啐了陈思一口,说:“这本来是没人注意的。要不是你走漏风声,我怎么会被抓?”

经过审讯,两人意识到自己被举报了。举报人说得很好,提供了陈思和大头的姓名和地址,但这是一个匿名举报电话,法官找不到这个证人。好在证据确凿,两人都供认不讳。

在等待判决的几天里,陈思和大头被转移到同一个房间。两个人都想不通。事情发生已经半年多了。怎么会有人举报,还知道是自己干的?陈思月觉得越来越憋屈,睡在船板上叹气。这时,他发现船板上写着一行小字:“藤县罗浩来此一游。”

四陈心里一惊,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突然,他想起了什么,用颤抖的声音对头说:“这不就是买我们尸体的吗?”

两个人合不拢嘴,不可能这么聪明吧?罗浩也坐过牢?

这时,一号房的一个“二宫”看到他们的表情,过来看了一眼:“嗨,你认识这个罗浩吗?”陈和大头同时摇头。

“第二宫”说,“我知道这个罗浩。我第一次进来,和他呆在一起。这家伙坏到狗不吃东西。他吃,喝,嫖,赌,骗。听说他家有点钱,最后把他捞了出来,结果他用药过量死了。我知道让他呆在监狱里更好。这家伙就算是鬼恐怕也不是什么好鬼,哈哈……”

陈和大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像个傻子。

盗尸案的最后一道程序是让陈思和大头对被盗的尸体进行辨认,然后按照国家法律进行火化。陈思和低下头,认出了罗浩和惠英的合葬墓。执法人员打开棺材,准备把两人的尸骨挑出来送去火化。

看着打开的棺材,陈思突然喊道:“我明白了!”不明所以的大头问道,“你懂什么?”

陈清楚地记得,当年惠瑛小姐秘密出嫁时,是和以拥抱的姿势面对面合葬的,而现在惠瑛和的尸骨相隔甚远,从尸骨的形状来看,肯定是背对背的。

陈思祥说,匿名举报电话很可能是慧英姑娘打的。她觉得自己嫁错鬼了,想要离婚,于是有了这样的电话...

陈张开嘴,想说点什么,但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