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飞故事网

校园爱情故事
爱情不要猜猜猜

上科技大学时,我爱上了一个女孩。 这个女孩和我在不同的班级。 虽然我喜欢她,但我很惭愧地告诉她。 只是思怡整晚睡不着,越来越憔悴了。 后来同宿舍的兄弟们都知道了,纷纷提出建议,询问女孩的喜好。 为此,我特地请弟兄们去校外的餐厅吃海饭,虽然我吃了。 下半月的方便面。 女孩喜欢唱歌。 据说,她是高中时学校的金嗓子,曾获得过校园十大歌手,但大学时从未见过她在舞台上唱歌。 有兄弟说:你带上吉他,和妹子一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2-04-18 浏览 : 3

不仅仅与抓阄有关

如果不是陈嘉抽签抓住了如野的脑袋,他就不会追着如野了。 那天晚上睡觉前,112卧室爆炸了。 我不知道是谁想出这个主意的。 全班19个女生的名字写在19张纸上,全宿舍的12个男生要碰碰运气,看看能抓到谁。 谁和谁有关系。 规则是:每个人只能抽一次,一次只能抽一个。 陈佳偷偷打开了上面写着如野名字的地段。 陈嘉顿时脸红了,脖子粗了,再次握住了手中的纸质彩票球。 同学问陈嘉抓到了谁,陈嘉神秘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2-04-18 浏览 : 3

生涩中绽放的花蕾没有果期

初三的冬日下午,学校安排了一次大扫除,男生们在尘土中追逐打闹。 这时,我并没有看到远处的小恶魔在看着我。 我连忙跑过去,笑着对她说,怎么了,姑娘,有事吗? 她低着脸,仿佛有什么晶莹剔透的东西在眼里,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我到底怎么了,你在说什么? 小恶魔说,我可能怀孕了。 小瑶是我的女朋友,一年前我们相爱了。 有一次,我在小夭家等了她一个小时,只为给她一副绣有笑脸熊娃娃的手套,很像她。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2-04-12 浏览 : 4

爱情大逃亡

他走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他为什么离开? 众人都在猜测,似乎心知肚明,不知所措。 一大早他拿着家里的800块就悄悄离开了,谁也没想到。 村里大小不一的鸡鸭鹅依旧早早地出去溜达了,农民们依旧伸着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只有他的父母,焦急得像热窝里的蚂蚁,到处找东西,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也许他们正在寻找关于他下落的笔记或所有线索。 一切都是徒劳的,他什么都没留下,他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一定去了某个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2-04-12 浏览 : 4

可可人生

远远的学校在城市中心,门口便是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那些穿着短短的百褶裙、提着半高跟的鞋、扎满了耳洞的学生总是三两成群地横过马路,消失在对面的酒吧门口。远远也是她们其中的一个。她刚刚在酒吧里因为提出分手被前男友泼了一脸的酒,是这个月交往的第五个。他骂道,你就是心理变态,真该滚去隔壁看看医生。远远知道自己并不是真的有病,只是因为无聊罢了。酒吧前的街灯格外黄晕,想莫奈的日落,泛着黄昏所特有的暖光,只有在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2-04-12 浏览 : 2

日落惆怅多寂寥

虽然在高二暑假补课的时候就已然明了自己进入了那黑色恐怖的高三。但现在,自新学期开学以后,教室从三楼搬到了一楼,寝室也从五楼搬到了一楼,完全省去了因爬楼所要消耗的时间。每张桌子上都是如百尺高的危楼般层层叠叠的书籍,只留一片手掌宽的空隙用于写字。空气像绷紧的弦,一触即会爆发的火山,紧张而又压抑。走到走廊上,伸手用力板住镶满雪白瓷砖的护拦,看着从校门外陆续进来的手里提着物品嬉笑打闹的学弟学妹们,眼前一阵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2-04-12 浏览 : 1

摩托车上的爱情

大四时,汤佳为了能有更好的发展,前往阳朔学英语,并很快在学校当上助教,还被校方安排给外教们当周末旅行的导游。托马斯也在这群外教队伍中。 第一次见托马斯时,汤佳表示很无感。她第一次带队去月亮山,所有人都骑着自行车出发时,只有托马斯独树一帜非要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1-11-13 浏览 : 99

自行车上的爱恋

高中的我是校园里的一只流浪猫,逃课迟到是我的家常便饭,天天抱着一本世界名著,任凭我作家的梦想轻舞飞扬。 班主任几次找我谈话,问我到底住不住校?我告诉班主任,寝室那些臭袜子臭鞋子,还有如雷贯耳的打呼噜声我无法忍受,所以,我依然做我的走读生。因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1-11-13 浏览 : 81

我依然会记得他

有人说,一个女孩子,20岁不秀则永不再秀。我想,没有哪个女孩子会愿意有这样的遗憾。 大二的下学期,我喜欢他的心思被添油加醋一番后像风一样吹入了人群。原本只是一份默然美丽的爱慕,经过那些捕风捉影的人的一张嘴巴传到一个耳朵,再从另一张嘴巴传到另一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1-11-13 浏览 : 172

那场初恋似雪

刚开学,枝头上的夏天依然没有要华丽转身离开的意思,反倒派了蝉这位艺术使者,天天在枝头上唱歌,对我来说这是一阵令人心慌的不知所措与烦恼。 我没有与任何人说话超过五句,而且基本上都是对方问我才回答。有人说我惜字如金,还如是云云地说一大通。某好心 ...

作者 : 云飞故事网 时间 : 2021-11-13 浏览 : 118



关注我们

    云飞故事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