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烟雨离合之奇缘

本文发表于2022-02-17 04:32:15 最后修改于2022-02-17 04:32:150人浏览
  

东部沿海某省,历来流传着个故事,说每当在贡院大比完了之后,都会有大批狐狸居住在院内。当初的确有人是不信的,但说的人言之凿凿,有说如有不实,阖家病死或五雷轰顶而亡,见发此毒誓,大家方才相信。口口相传,以致于人们经过此地,都会好奇地往里面瞧一瞧,心里也是忐忑不已。

某郡有一个书生,我们已经无从知晓他的名姓了,。可能是为尊者讳,也可能是另有隐情,为了叙述方便,我们可以暂且叫他赵某吧。他对上面这个传说虽然很感兴趣,但是又无比怀疑。于是他想一定要去探个究竟。这是个漆黑的无风的夜晚,赵某偶然间经过附近一个叫云路牌坊的地方时,心下寻思,反正这地方和贡院不远,何不去看一看,如果是假的,也好回去好好地教训教训那个无知的乱发誓的家伙。

起风了。

悬疑恐怖故事带答案

他走到了贡院门口,借着微弱的星光,他觉得漆黑的大门特别诡异,好象要随时把人吞没。他咽了咽口水,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吱呀一声,他推开门,还未站定,一声门响,风又把大门关上了,吓得赵某寒毛四竖,好久都没回过神来。他伫立在厅堂内,屏住呼吸,慢慢地转着头颅在四周望着,什么也没有。四周极为安静,安静得不可思议。

突然,一阵读书声从后堂传来。

伤感恐怖鬼故事短片

他仔细地听了一阵,躬起身,一步一步,轻手蹑脚,每个步子前似乎要下很大决心似的,前脚落地,后脚才紧紧贴上。声音轻脆有力,时而宏亮,时而婉转,抑扬顿挫,让人听了不禁忘记了疲倦。他移步到了堂下窗前。

微弱的灯光下,看见一个少年,白衣染染,眉目专注地在读书。赵某听了一阵,便推门而入说:星夜叨扰兄台,兄台如此好学,愚弟佩服。那人见了,连忙让座,两人互通姓名,那人说自己姓许名寅,因为自己家太小,所以才找这么个大而清幽的地方学习。那人又沏上香茶,两人促膝长谈,不知不觉之间相互便而引为知己,赵某见许生得尤如玉人,心底爱慕不已。

许某说:我听别人讲这里有狐狸出没,我在这里住了两个多月,别说狐,连狐的气味都没有。赵某连忙说:我正也是为此事而来,有兄台作证,那些以讹传讹的鬼话就不足为凭了,老话讲谣言止于智者,看来我们都是智者了。说完两人击掌大笑。赵某说:愚弟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许某说:兄台何以如此客气,但讲无妨

赵某说:弟想搬来与兄台同住,不知兄怎么

恐怖丛林简短鬼故事

思虑,因此说出来和兄台商议。 许某说:如此甚好,但是这个地方取食不是很方便,我也再想回自己家去。所以不能和兄弟同住,望见谅。 两人又谈了一阵,夜深深,许某起身。赵某连忙也起身,说叨扰了。许某送赵某至门口。许兄留步夜深兄台慢走两人相互作揖,返身而去。

赵某回头望了望贡院那漆黑的门口,似乎和黑夜融合了。后来两人在街上碰见,两人也只是相互点头而已,表示相识。这天,赵某和几个好友乘舟一起去历下亭参加场宴会,在船上,友人恰恰谈到了那个故事,赵某辨白说那是无稽之谈,众人都不相信,赵某又把那天遇见许某的事情和众人说,他们不是不信。正在他们认为赵某是不是醉了的时候,赵某看见远远一叶扁舟行驶过来,近前一看,正是许某。

赵某连忙介绍,众人方才相信是真,许某说:我刚刚去兄台府上,府上说兄台开几个朋友去喝酒了,我这才赶了过来。赵说:兄台找愚弟何事呀。许说:我来找兄台讨些刀圭(此处指治病的汤药)。赵说:汤药倒有,只是我的药不能包治百病,我可以问是什么病吗?许某说:我的妹妹天癸失调

鬼故事超恐怖寝室

(古人说天癸是先天之精,具有化生精血的功能,于男子而言为精,于女子而言为血,所谓父精母血。在这里的天癸失调指女性月经不调)。已经三个月了,全身像是火烧一般,整日整夜是睡不着,所以烦请兄奉些汤药。

赵某说:这个要对症下药,我需要亲自见到令妹才可以医治。许某说:那我们赶紧去吧。赵某又说:今天喝了些酒,明天我早上早点去府上拜望,兄台搬家搬到什么地方了?一个朋友说,他是租了我家厢房的客人,已经两个月了。既如此。赵某说,明晨定当前来许某又在赵某耳边叮嘱了许久,方才别回。列位以为赵某是医生么,当然不是。因为他有一方祖传的秘方,专治天癸之症,或许可以治好许某之妹的病。

第二日清晨,赵某整理好衣服,踩着晨露,来到了两人昨日约定的地方,许某亲自出迎。进了房间,两人闲聊,不过盏茶工夫,婢女扶着一二八佳人出迎,许某乃言此乃其妹。女子敛衽后而坐,赵某见了之后惊诧不已,疑为天人,心念莫非此乃月宫仙子下凡,月下之瑶台,山头之群玉乎。

他喉头一紧,一口口水没有咽下去,堵在喉头,咳嗽不已,婢女掩口胡卢笑,赵某脸羞红,忙低头喝了口茶才帮女子把脉,又借机把玩女子葇荑许久,冰肌玉肤,滑腻沁人。赵某心里感叹不已。等了许久许久,才依依不舍地,留下了后续的药方,恋恋不已地回去。www.5aigushi.com

回到家里,魂不守舍,妻子看出他的异样,他把这事和妻子说,妻子叹道:卿要娶妾,我不拦你,但祖宗留下这些东西是用来治病救人的,倘是为了贪恋美色而救人,岂不是辱没了祖宗颜面,叫祖宗泉下被人掴掌痛骂乎。赵某自知理亏,觉得妻子的话也是有道理的,但是从此以往,许某之妹在他心底也有了一个位置。

那微酡的俏脸宛如天边落日的余辉,那低垂的俏目犹似清晨草叶上的露珠儿。日思夜想月余,终于狠下心,借口欲看朋友,和妻子打个商量,他妻子心知肚明,也不点破,只好由得他去。等到了之后却发现,许某早已于前几天搬走不知去向了,赵某悔恨不已,失望之余对着路边的老树狠踹一脚,疼得眼泪和鼻涕混在块,不知是脚疼还是心疼。想到今生今世可能再也不能见到这样的佳人,赵某是大失所望烦闷不已。这天,赵某接到了一个朋友从福建发来的信,约他前往游玩。